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綉春刀開始,橫行諸天! 第三章 不把我舅子放在眼裡?_儀曾小說
◈ 第二章 道具在手,安心無憂

第三章 不把我舅子放在眼裡?

劇情的齒輪滾滾而動。

為了一個大案子,主角沈煉和凌雲凱結下了梁子。

殷澄醉酒失言,又被凌雲凱找到了把柄。

殷澄抗命拒捕,罪不可赦。

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手底下的兄弟性命,沈煉都不得不抓殷澄回去復命。

可惜殷澄知道錦衣衛詔獄的恐怖,寧願死也不願回去。

匕首一入喉,便魂歸天際……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李行舟來到了錦衣衛案牘庫。

天色已晚,只有巡邏的錦衣衛在四周巡遊,案牘庫前無人把守。

按照常理來說這個時候應該是沒人來這才對。

通俗來講就是大家都下班了,吃多了才跑來文檔室。

偏偏李行舟就是那個吃多了的人。

他知曉劇情,死在金陵樓的郭真公公牽扯到之前皇帝落水的案子。

明天一早或許就會有東廠的人來封鎖案牘庫,不讓其他人進去。

他除了今晚,再也沒有什麼合理的借口進去看看了。

這也是沒轍的事。

誰讓錦衣衛名義上是皇帝直屬部隊。

但實際上天啟皇帝沉迷木匠手藝,連朝政都懶得管會,更何況錦衣衛了。

以至於現在錦衣衛都成了魏忠賢這個東廠廠公,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一條狗了。

也就李行舟是天啟皇帝特意交代過,只聽命於他,類似於玩伴一般的紅人。

不然他也沒底氣捲入魏忠賢和朱由檢的事情里去。

畢竟皇帝才是最粗的大腿。

只要靠着他,管你其他人怎麼想的?

魏忠賢現在權傾朝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也是因為皇帝寵信才能有如今的威勢?

徑直的走向案牘庫,迎面就是一隊巡邏的錦衣衛。

見到李行舟之後,他們面帶笑容,倒也沒有因為他的年輕有什麼別的異樣表情。

不過也沒有因此脫離隊伍前來打招呼。

雙方只不過是點了點頭,接着便擦肩而過。

李行舟可是千戶,進入案牘庫查看文案很正常,沒人能說什麼。

頂多是有些奇怪,他怎麼在大晚上的跑來這裡。

背身的李行舟臉色浮現出一絲笑意。

自己的行動當然得有人看見。

不然誰來找他?

腳步不停,李行舟拿了鑰匙直接進了案牘庫。

在這偌大的案牘庫里,分門別類地放着許多文案。

李行舟一一看去,多多少少有些犯難。

不為其他。

只是古文晦澀,和現代文字差的還有點大。

連蒙帶猜才知道是啥意思。

若不是因為這一個月來,他已經在竭力的學習古文的話,估計就算放一本神功秘籍在他面前,他也看不懂。

「東廠、西廠、錦衣衛……」

「內官監!就是你了!」

相比於劇情裏面偷偷摸摸才能進來案牘庫的沈煉,李行舟現在的時間還算充裕,而且足夠光明正大。

找到了內官監的牌子。

他並沒有去管郭真的檔案。

反正那都是一個死人了,自己也知曉他的關係情況,那麼就用不着再需要檔案。

他需要的只是一個溝通信王朱由檢的東西而已。

「寶船監造紀要!」

看着書皮上的文字,李行舟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打開之後確認裏面就是建造寶船的各項事宜記錄後,將其收入了懷中。

毫無阻礙。

簡直順利得不可思議。

李行舟面不改色地走出了案牘庫。

甚至還和巡邏了一圈的錦衣衛又打了個招呼。

很平常的一幕。

平常到根本沒有人注意,李行舟已經提前將一場風波的關鍵性物品握在了手中。

中元節的皇城並不安靜。

時不時會有身穿錦衣衛服裝的人,翻過這個牆爬上那個屋頂。

這些都是在進行任務的錦衣衛。

李行舟就在這些人時不時的問好下,慢慢的回到了皇帝贈送的宅子里。

大門一關,李行舟吐出一口氣。

「真不知道寶船監造紀要被我拿了之後,劇情又會怎麼進行。」

「希望那些人聰明一點,早點找上我吧……」

拿起一本古書艱難的閱讀着,李行舟開始繼續學習古文。

學無止境。

即便他有些厭煩,但也還是得埋頭苦學。

而且他冥冥之中有着預感。

自己的穿越天賦,充能完畢時間應該就是在劇情結束之後。

到時候就能再度穿越了。

或許是回現實,或許是進入下一個世界。

但不論哪個,他都得提前做些準備。

不然真到了拿着武學秘籍傻眼的時候,那才後悔呢。

……

別看李行舟悠哉悠哉的讀書識字,愜意十足。

實際上今晚這個中元節那是相當熱鬧。

錦衣衛滿城跑,東廠番子四處遛。

東林黨和閹黨的爭鬥愈發白熱化。

可以說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這個中元節不知又新添了多少冤魂。

……

翌日清晨。

李行舟按照慣例來到錦衣衛衙門點卯。

雖然自己沒什麼必要的事情做,但面子功夫還是要做足的。

看着其他錦衣衛三三兩兩的出任務,自己這個千戶反而有些無聊了。

相比於其他錦衣衛千戶手握實權,他就更像個吉祥物一般。

走了幾步路,串了串門。

正好來到了陸文昭的「辦公室」。

還沒有進門就聽見了裏面傳來陸文昭和稀泥的話語。

「大家都是兄弟,何必鬧這麼僵呢?」

「郭真的案子東廠那邊接了,這個案子就到此為止了。」

「嗯,對了,上面又下來一個案子,說是讓你們去抓一個畫師,叫什麼北齋……」

砰!

李行舟聽到這裡直接推開了大門。

什麼禮節不禮節的,還在意這個幹什麼?

他和陸文昭是同級,不慫。

而且接下來的任務肯定就要和北齋接觸上了。

這麼好一個接觸朱由檢勢力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李行舟面帶爽朗,哈哈大笑。

在陸文昭,凌雲凱,沈煉懵逼的眼神里走過去拍了拍陸文昭的肩膀。

「陸千戶,你看這個任務我能不能接個手?

一天到晚閑出個鳥來,正好我沒任務。」

陸文昭保持着假笑:我跟你很熟嗎?

凌雲凱神色一僵,你一個錦衣衛千戶還來搶功勞?

沈煉更是瞪着李行舟疑惑不解,難道他也喜歡北齋先生的畫?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