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綉春刀開始,橫行諸天! 第五章 要不要再換個活法?_儀曾小說
◈ 第四章 不忽悠人,還叫穿越者?

第五章 要不要再換個活法?

穿越者不忽悠一兩個人,那能叫做穿越者?

李行舟忽悠完了天啟皇帝,現在又準備忽悠陸文昭了。

實話實說,在劇情里陸文昭還是死的很不值的。

李行舟很想將其收為己用,畢竟他一個人行動實在是很不方便。

而陸文昭這個角色嘛……

整部影片下來也經歷了幾次蛻變,他是被這幾次蛻變一步一步摧毀的。

從精神到身體,完完全全被擊垮。

想要收服陸文昭這種人,就必須得從他那幾次經歷入手。

第一次是薩爾滸之戰,同袍皆盡戰死,陸文昭第一次蛻變——「不想死,就得換個活法」。

但時間已過去了很久,可以不用考慮。

第二次就是為魏忠賢抓魚一段,在這之前陸文昭身上雖然有隱忍,有圓滑,但是也有血勇有氣節。

在這個看似簡簡單單的以身事賊的片段中,他在大局和自身之間做了取捨,犧牲了自己的血勇和氣節。

可惜這事兒也早做了!

因為李行舟眼睛稍微一偏,就能看見旁邊擺着的一盤魚……骨頭。

乾乾淨淨,沒有一絲肉。

發現李行舟的眼神,陸文昭呵呵一笑,但也不顯尷尬。

他花銀子去陪魏忠賢的事情,錦衣衛高層都知道,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李老弟還懂八卦啊?不過生死大關……恕我冒昧,我在皇城裡,能有什麼問題?」

「事隨人移,今天你能坐在這裡,明天保不準就會被派出去幹活呢?」

「我可是錦衣衛千戶!」

「千戶上面還有鎮撫使,指揮使呢!更何況還有個九千歲!」

「……」

陸文昭默默不語。

他已經想盡辦法在往上爬了,可是六、七年過去了,也只是千戶。

哪像李行舟……

直接空降成為錦衣衛千戶。

他麻麻的!

發現陸文昭羨慕的眼神,李行舟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沒辦法,誰讓穿越的時機就那麼……微妙呢?

李行舟抿了口茶:「陸千戶可是覺得那二百兩銀子花得值?」

「還……還行。」

陸文昭知道李行舟說的二百兩銀子,就是他用來賄賂指揮使大人,買來自己侍奉在魏忠賢左右的機會。

就結果而言,他覺得還是成功的。

有成功接近魏忠賢。

他覺得很欣慰。

離成事更近一步的欣慰。

想到這裡他也有些對自己放棄氣節的自嘲。

不過被李行舟這麼挑明了說。

心中是五味雜陳。

也得虧是他這種老好人的性格。

換個脾氣差的,要是李行舟這樣聊天早被打了。

畢竟放棄節操去侍奉一個太監,說出去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不過李行舟還真不是嘲諷陸文昭。

他忽悠是一回事,欣賞也是真的。

影片里角色眾多。

但真正讓他看上眼的也就陸文昭。

至於沈煉那個主角……

不就一工具人嗎?

被人耍的團團轉。

有啥出彩的?

陸文昭不一樣。

可以說是相當的有血有肉了。

無奈、壓抑、不得已、被命運壓迫到屈膝卻依然跪着前行。

真實又辛酸。

李行舟突然一笑,指着那還未撤下的魚骨頭道。

「陸千戶覺得這魚滋味如何?」

「鮮美可口。」

「是嗎?」李行舟道,「人為刀子,我為魚肉。陸千戶沒想過自己會不會成為一副魚骨頭?」

陸文昭臉色漸漸不愉。

任誰被這樣暗喻,都會不爽。

要不是因為李行舟海外歸來,進獻神葯的名頭,都不會聽他聊什麼八卦預言。

「李老弟,我好不容易才從廠公那討到個差事,你可別壞了我的好心情!」

「好差事?找三條腿的金蟾?」李行舟面帶譏諷。

「別說陸千戶這樣上個戰場,走過江湖的老油子了。

就是我這樣的小年輕也明白,那不過就是魏督主打發你的說辭而已。

陛下要治什麼病,用的着三足金蟾?

這事兒我會不知道?」

陸文昭臉色一沉,心中也有些慌亂。

他當然明白,尋找三足金蟾給陛下治病。

那不過是魏忠賢敷衍自己的話語。

但這話只有他和魏忠賢兩人知道。

當時其他人站的遠,可聽不清。

對外還沒有說過。

李行舟怎麼知道的?!

是了,他進獻神葯,多半也知曉陛下的身體狀況。

可是他為什麼突然找自己聊這個?

陸文昭百思不得其解。

「李老弟難不成就是來譏諷我的?」

「不不不,我只是來給陸千戶多一條生路而已。」

「哼!李千戶就認定了陸某會死?」

李行舟神色淡然的點點頭。

就在陸文昭忍不住趕人時,李行舟又開口道。

「大人想不想聽個故事?」

「不想!」陸文昭一口回絕。

這種類似的情況他見的多了。

一般借事喻人,大概率故事的主角就是自己。

他不想聽!

然而李行舟還是很淡定的點點頭,自顧自的開講。

「好的,那就要從三個戰場同袍說起了……」

「……」

陸文昭翻了個白眼。

這小年輕別的不行,臉皮是真厚。

有前途。

反正講都開始講了,正好點卯過後他們又沒什麼大事兒,聽就聽吧。

只是越聽,陸文昭的臉色就越有些變化莫名。

「……那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三人換了一個新的活法。

一個入宮當了個太監,也算混得風生水起。

另兩個加入了錦衣衛,摸爬滾打好幾年。

一人做到了千戶,一人還是總旗。

不過兩人還算是互相照應。

直到有一天出了個案子……」

儘管明知道是借事喻人,但李行舟指向性這麼明顯,陸文昭還是忍不住想吐槽。

「你說的就是我和沈煉吧!」

「或許是,或許不是。」

李行舟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他要講的故事當然就是電影劇情了。

可是在這個世界當中。

有他的參與,早就已經發生了些許改變。

他們的結局會是怎樣還未可知。

所以他才說的模稜兩可。

不過陸文昭倒也來了興趣,他倒是要看看,李行舟能講出個什麼來。

也想知道自己在他的「故事」裏面又是個什麼下場!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