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從綉春刀開始,橫行諸天! 第六章 這個月老,老子當定了_儀曾小說
◈ 第五章 要不要再換個活法?

第六章 這個月老,老子當定了

「……那個愣頭青總旗一見自己喜歡的畫師是個漂亮女人,就有些上頭了……」

「李老弟,上頭是什麼意思?」

「哦,這個不重要,你只要知道那個愣頭青總旗已經偏離了自己的行事準則就行了。」

「哦。」

李行舟繼續講着。

只不過聽到這裡的時候,陸文昭已經有些惴惴不安了。

因為李行舟講到畫師的案子,他就很難不和剛剛布置下去的任務聯繫起來。

當然,最重要的是。

北齋真的是他們信王的人!

就是為了用她當餌,引沈煉去燒案牘庫,毀滅寶船監造紀要。

「莫非你……你是信王的人?」

陸文昭很突兀的問出這句話。

如果沒有防備的話,一般很多人都會下意識的回答真實情況。

然而李行舟就是例外。

別看他雖然在講故事,但是基本上就是按着電影劇情講,不費腦力。

斜了陸文昭一眼,李行舟搖搖頭:「我嘛,是皇帝的人。」

至於這個皇帝叫什麼,他不管。

反正抱緊皇帝大腿就對了。

朱由檢現在不是皇帝,所以他自然不是朱由檢的人。

「別打岔!講的正起勁兒呢。」李行舟一皺眉,呵斥道。

「哦,你繼續。」

「咳,講到哪了?」

「愣頭青總旗殺了同僚。」

「對,那愣頭青殺了同僚後,就想着偽造案發現場……」

不得不說李行舟講故事的水平還是相當高的。

講的有聲有色不說,甚至還能抽空點評兩句。

陸文昭卻是越聽越心慌。

因為他發現如果按照李行舟講的故事去看待的話,他們的計劃似乎真的就會這樣進行。

唯一不同的就是,其中沒有李行舟的存在。

聽到那個錦衣衛千戶再三猶豫之後,還是選擇除掉那個楞頭青總旗,陸文昭就失聲叫了出來。

「不可能!他不可能這麼做的!他們是生死同袍!」

「哦?不就是個故事嗎?陸千戶這麼急幹什麼?」李行舟揶揄的看着他。

陸文昭意識到自己失態,乾咳兩聲。

「老弟講的繪聲繪色,讓我不禁把自己帶入進去了。」

「呵呵,是吧,我也覺得自己講的不錯。」

李行舟笑眯眯的,繼續劇透。

隨着他講的故事不斷發展,陸文昭就越發坐立不安。

因為他感覺自己這一方的行動完全就被人洞察了一樣。

李行舟不僅講到了可能發生的種種事情。

甚至就連他們當事人的心態都有所揣摩。

這哪裡是什麼未卜先知,分明就是他們自己的另一個親身經歷呀!

聽到自己與師妹在一座斷橋前戰死,陸文昭驚的大汗淋漓,半晌都沒有回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兒,耳邊都沒有傳來李行舟的聲音,陸文昭才有些恍惚的看着他。

「後……後面呢?」

「沒了!」

李行舟眨眨眼,語氣調侃:「茶喝光了。」

「哦!」

陸文昭魂不守舍,連忙給他滿上。

滿心的疑慮,總有一點不吐不快的感覺。

「後面為什麼沒有了?」

「人都死了,故事就結束了唄。」

李行舟一副少見多怪的樣子。

可是陸文昭早就沒了之前都不耐煩。

事實上當他聽故事聽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明白。

如果沒有李行舟插手,那麼他們的計劃確實能夠安穩的進行。

但自己和師妹也肯定會如同故事的發展那樣,最後死在斷橋邊。

他想告訴自己,這不過是李行舟忽悠自己的言論。

可不論他怎麼回想推論,就越發覺的,李行舟的故事發展和他們所要進行的事情一樣絲絲入扣,彷彿真的發生過一般。

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李行舟會說自己:生死大關,近在眼前。

想到自己為了信王,不惜委身去侍奉一個老太監,最後卻慘遭拋棄,格殺於斷橋邊,陸文昭心中就升起一種不忿。

那種滋味當真是無語言說,百般滋味縈繞心頭,竟讓他一時半會兒坐在那裡說不出話來。

李行舟坐在旁邊吹着茶,看着陸文昭的臉色變化,感覺還挺有趣的。

相比於忽悠皇帝那漏洞百出的說辭。

顯然今天自己講的這個故事,更忽悠人。

不大的房間里,安靜了好一會兒。

最終陸文昭眼神才漸漸聚焦,看向李行舟。

「既然故事都已經結局了,李老弟也知道故事的結局,那還來找我幹什麼?」

李行舟聳聳肩:「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我都已經明白如今的形式,何必再藏着掖着呢?」

陸文昭盯着李行舟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要你親口說出來!不是講故事的話語!」

「簡單!」

李行舟本來就沒什麼上下級觀念,對於改朝換代的是他也不怎麼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能不能抱緊皇帝的大腿,能不能生活的更好而已。

「你是信王朱由檢的人,他想當皇帝!」

「!!!」

陸文昭瞪大了眼睛看着李行舟。

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這一種改天換地的大事,在李行舟的嘴裏就這麼輕描淡寫。

「好了,你是不是覺得我進獻神葯之後,應當抱緊陛下的大腿?」

陸文昭點點頭。

這完全是用不着去想的呀。

多少人想要有這個機會,還沒這個門路呢。

何必又來摻和掉腦袋的大事呢?

李行舟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

「吶,都說了我會一點八卦之術,所以也窺視了些許未來。」

陸文昭那是多年摸爬滾打,腦筋稍微一轉便明白了過來。

瞳孔微微一縮,說出口的話語都變得有些變了聲:「你是說當今陛下會……」

「誒!我可沒這麼說啊!」李行舟撇了他一眼,「別看現在好好的,誰知道哪天又犯病了呢?」

「……」

陸文昭苦笑着。

從今天的一番話里,他算是看出來了。

李行舟對於皇帝根本沒有多大的敬畏之心。

只能說不愧是海外之人?

想到剛才故事裏那個千戶的結局,陸文昭也嘆了口氣。

「李老弟,不要再拐彎抹角了,直說找我有什麼事兒吧!」

「呵呵,沒啥大事,就是看看陸老哥要不要再換個活法。」

「……」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