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武仙國第二章 第七個人在線免費閱讀

機武仙國第三章 鄭新國在線免費閱讀

一間幽暗封閉的房間內。

李平凡坐在凳子上,面前有一張小

桌子,在桌子的對面,隱約能看見一個嘴裏叼着煙捲的人,煙尾的火光忽明忽暗。

他不知道張丹峰現在被關在哪裡,執行者為什麼會莫名其妙毫無徵兆的抓走兩人。

這時,那人起身走向了他,隨着他的行動,房間一截一截的亮起了耀眼的白光。

突然的亮起的白光讓李平台反射性的低頭用手遮住雙眼。

「這房間的燈光裝置真難控制…….」

是個男人,李平安從對方呢喃的聲音中聽出。

房間內耀眼的白光緩緩變暗,李平安抬頭看去,那是一個身穿暗紅色勁裝的短髮男子,此時正用力嘬着手裡的煙屁股,深吸一口氣,吐出一口長長的白煙。

煙頭丟在地上,男人用腳上漆黑髮亮皮靴狠狠的捻着。

看到男人一氣呵成的滅煙動作,李平安恍惚間好像看到了一個前世藍星的資深老煙民站在眼前。

男人看到了李平安恍惚的神色,不知從哪裡又拿出一根煙捲,丟在了桌上。

「來一顆,這可是我的獨家秘方,穿越重生前,我最離不開的就是這種東西,所以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它。」

說著,男人又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雙手一搓點燃後繼續吞雲吐霧。

聽到男人的話,李平安神色一緊。

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暴露的,而且,對方居然也是一個穿越者!

就在他不知該怎麼應對的時候,男人把一張白紙和一根靈筆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填一下吧,簡單的問卷調查,沒有標註的地方可填可不填,紅色標註的地方是必填,最重要的是……想清楚再填!」

說完後,男人便繼續吞雲吐霧。

一根接着一根。

李平凡看着面前的問卷,抬頭問道:

「你們是怎麼發現我的,你也是穿越者嗎,像咱們這樣的穿越者,在執行者里有很多嗎?」

「我的朋友是本世界的,他什麼都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一連幾個問題甩出,最重要的一點他卻沒有說出。

男人聞言緩緩吐出一口白霧,語氣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你先填,填完再說,大家都是穿越者,我又不會害你!」

李平安聞言哦了一聲,拿起靈筆注入法力填了起來。

姓名性別年齡這些都不是必填項,他全部略過,只在幾項必填項上面寫了寫。

「寫好了。」

男人聞言掐滅了煙捲,拿起桌上的問卷仔細看了起來。

「2023年?晉州人,呦,咱倆還是老鄉啊!」

「問你幾個問題,你得如實回答,不然就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第一個問題,大清最後一任皇帝是誰。」

「第二個問題,西遊記里孫悟空的父母是誰。」

「第三個問題,你有沒有外掛。」

「如果有,外掛是系統還是其他,這個問題很重要,一定要想清楚再回答。」

李平凡看着男人,他已經聽到了兩次咬着重音的「想清楚」三個字。

一連四個問題,男人只在第孟寧傅廷修個問題上加了這三個字。

一定有什麼內幕在裏面,測謊裝備嗎?

在哪裡,男人身上嗎?

這時,李平凡突然想起了男人憑空變出煙捲的能力,對了,煙捲,空間裝備!

想清楚再回答!不能說謊,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不能保證我的安全」………是了,一定是有穿越者因為說謊而死亡。

想到這裡,李平安鬆了一口氣,簡簡單單的一件事情非要弄的這麼複雜。

他清了清嗓子,盡量控制讓自己的心跳平緩下來,深吸一口氣,感覺差不多後緩緩回答道:

「大清最後一任皇帝,愛新覺羅·溥儀」

「西遊記里孫悟空沒有父母,他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原著中並沒有介紹那塊石頭的來歷。」

「我有外掛,我的外掛不是系統也不是其他,而是「爺爺」。」

李平凡用了個技巧,他並沒有說沒有外掛,而是直接承認並且說出外掛的名字。

他在賭,賭那個東西無法測出這個「實話」的真假。

李平凡被汗水浸透脊背冷颼颼的,可他的內心卻異常的平靜,對面的男人依舊抽着煙捲,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

不知過去了多久,房間的門開了,男人拿起桌上的煙捲,點燃後遞給李平凡說道:

「抽吧,裏面的東西對你有好處。」

說罷,男人轉身走了出去,房門關閉。

李平凡拿着那根煙捲,前世他曾經因為某些原因看過一段時間的心理醫生,也試着抽過一段時間,後來戒掉了。

猶豫片刻,手指中煙尾的火光突然變得明亮,一口淡淡的煙霧慢慢升空,伴隨着一縷青煙消散在空氣中。

確實有好處,感覺身體更輕鬆了。

李平凡坐在椅子上悠悠的一口接着一口,他已經很久沒感覺到這麼放鬆了,隨着眼皮越來越沉,他就這麼睡了過去。

在一個黑暗的空間中,李平凡又看到了他的爺爺,只不過這次,爺爺沒有跟他說話,而是有些失落的站在他面前。

李平凡有些好奇,想趁此機會問一下仙靈庫存款的事情,可是,他剛一張口,一股濃郁煙霧就從他口中冒出,瞬間籠罩了面前的爺爺,又是一陣微風吹過,他的面前只留下了一堆散發淡淡藍光的無序字符。

字符快速重組,成為了一串代碼,他想動,卻發現自己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這串閃着淡藍色光芒的代碼,鑽進了他的腦子。

隨着代碼的消失,空間開始寸寸破碎,很快便蔓延到了他所處的這片區域。

這時,不知從哪裡又飄出一團煙霧,煙霧擋住破碎的空間的同時將他籠罩。

煙霧拖着他向上空漂浮,越來越高,漸漸的,那片碎裂的空間越來越小,忽然,他感覺自己頭頂彷彿頂到了什麼東西。

一個堅韌柔軟的東西,突然,上浮的力量開始變強,強烈的擠壓感讓他感覺自己快要被壓扁,劇烈的疼痛感侵襲全身讓他不住的抽搐,意識逐漸變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