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武仙國第八章 後遺症在線免費閱讀

機武仙國第九章 後怕在線免費閱讀

李平凡握緊拳頭,看着眼前防護罩內趙老二不屑一顧的眼神,手臂青筋暴起,伴隨着呼嘯的拳風,一拳打了上去。

砰。

一拳過後,防護罩盪起了一層波紋。

趙老二笑了,笑的很放肆。

身體中的那股力量開始修復他拳頭上的傷口,痛癢感交織,可他的心中卻感覺到無比的暢快。

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透明的防護罩上沾滿了他的血液,血液順着防護罩向下流着。

趙老二開始有點慌了,在他眼中,李平凡現在就像一個瘋子,他開始後退,他轉身就要逃跑。

剛一轉身,身後傳來的砰砰聲又讓他不得不再次轉身,好似只有看着,才能減輕那種如影隨形的恐懼感。

「李平凡,你們已經分手了,我是她的爺爺,養她這麼大,她必須回報我,你憑什麼干涉!」

「我給你錢,100塊下品靈石,你快停手,200塊下品靈石,你快停手啊!」

「你知道我買這塊玉佩花了多少靈石嗎!」

「你快停手,求你了,李平凡,念在我和你爺爺交好的份上,求你快停手。」

「都怪你!要不是你和她分手,我也不會這麼做,你知道她那天回來哭的有多傷心嗎,哈哈,李平凡,你以為你就沒有一點責任嗎。」

「李平凡,我知道你爺爺在仙靈庫存了兩萬塊下品靈石,現在他死了,都是你的,所以你才和她分手,你有錢了,看不起我那可憐的孫女,所以才和她分手。」

「李平凡,你知道那些人帶她離開的時候她喊的是誰的名字嗎,是你!李平凡,她到那個時候都想讓你來救她,可是你呢,當時肯定是在拿着錢瀟洒吧。」

趙老二說得越多,李平凡就越憤怒,攻擊的就變得愈發猛烈。

終於,隨着一聲脆響,防護罩裂了,李平凡笑了,趙老二慌了,跪倒在地上萬念俱灰。

彷彿玻璃破碎的聲音,李平凡一拳將趙老二打飛,李平凡追上前去又是一拳。

趙老二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凄厲的笑着。

「打吧,打死我你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就在這時,張丹峰沖了過來緊緊的抱住李平凡道:「平凡,不能再打了,打死她咱們就問不出趙敏柔的下落了!」

附近公寓內的其他住戶不知何時也走了出來,站在周圍指指點點。

「這是老李家的小子嗎,他打的那個是不是趙老二,他不是在和趙老二家的丫頭處對象嗎。」

「不知道啊,或許是趙老二不同意兩人的事,李家小子惱羞成怒了。」

「你們不知道的別瞎說,我可是從頭到尾都在現場,聽趙老二的意思,他好像把他孫女賣到了什麼地方,被李家小子知道了,趕來要人的。」

「什麼啊,我聽意思是李家小子把趙老二家的孫女偷偷賣了,趙老二趕來興師問罪,想跟李家小子分錢,被李家小子打成這樣。」

「趙家閨女真是可憐啊,父母參加邪教,爺爺和男朋友又是這個樣子。」

張丹峰聽着周圍的討論,緊緊的抱着李防止他失手打死趙老二,他也很無奈。

原本的計劃不是等趙老二離開後,他們兩人去他家搜查線索嗎,怎麼在他說出那些東西的價格後,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事情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而且,死黨的實力怎麼突然變強了這麼多,能夠抵擋築基修士的防護罩,他短短几分鐘就給打碎了。

感受到李平凡的力量減弱,張丹峰鬆了口氣,身為築基修士的他竟也差點就讓李平凡掙脫。

此時,一陣有序的腳步聲臨近,執行者姍姍來遲,驅散了看熱鬧的人們。

將幾人包包圍,一道熟悉的話語。

「執行者,所有人蹲下,雙手抱頭!」

張丹峰撇了撇嘴,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兄弟也是,心裏雖然這麼想,但還是乖乖的聽話蹲下。

只有一人還在站立,那就是李平凡,他現在已經被食慾沖昏了頭腦,聽不見任何的聲音,腦海中只有食物兩個字。

只見他衝破人群,徑直的沖向小吃街。

執行者隊長也沒想到眼前的人居然敢跑,怒極反笑道:「好啊,當街行兇後居然還敢拒捕,兄弟們給我抓,生死不論!」

張丹峰聽到後可急了,趕忙起身朝他們追去,大喊道:「別啊,他跟你們一樣,也是執行者。」

殊不知,他這一舉動更是激怒了執行者隊長,只見隊長一個箭步衝到他身後,一腳將他踹倒,緊接着一拳砸下。

張丹峰眼前一黑,後面的事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隊長一手提着張丹峰,一手提着趙老二,不急不慢的向小食街走去。

也是執法者?我怎麼沒有見過這個人。

事情的全過程他可是全程目睹了的,他和他的隊員本就在小食街閑逛,起初只是當個熱鬧來看,當看到有人竟然能一拳一拳打碎防護罩的時候才提起了興緻,看到事情結束時才集合隊員來收拾殘局。

此時他心裏已經打定主意,如果那小子真是執行者的話,一定要把他收納到自己隊伍里,這樣的猛將在他手下才算物盡其用。

此時,李平凡已經吃光了幾家店鋪的食物,不論是生是熟,是冷是熱,隨着食物被身體大量吸收,他的大腦逐漸恢復了理智。

此前事情的記憶也開始在他的腦海一一浮現,趙老二的話語在他耳邊迴響,李平凡黯然的低下了頭。

他沒想到,他提出的分手,會讓趙敏柔那麼傷心,會讓趙老二的打算落空,狗急跳牆做出出賣親孫女的舉動。

也沒想到,他在趙敏柔的心中居然佔據了那麼重的位置,或許,他真的做錯了,是他讓趙敏柔陷入了危難。

突然,一股強烈的無力感席捲了他,讓他再也無法保持站立,他想伸手扶住什麼東西,可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周圍的環境逐漸扭曲,燈光變得灰暗。

忽然之間,他感覺全世界好像就剩下了他自己一個人,空曠,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