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的青春派第1章 硬幣的慘案在線免費閱讀

我們的青春派第2章 公交車案件在線免費閱讀

在夏季最炎熱的八月份,市場里熙熙攘攘,男女老少雙手皆提着東西有說有笑地走在路上。

三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一路打鬧着,其中有一個少女長着一雙會說話、水汪汪的大眼睛,五官精緻,只可惜臉上的口罩遮住了她的盛世美顏,她就是從初中到大學公認的校花——殷彬。另外一個少女短髮微卷,擁有娃娃臉的可愛女孩,更是有一雙人人羨慕的修長細白的腿,她就是長腿妹妹——夏芸芸。最後一個少女頂着丸子頭,氣質與眾不同,穿着的衣服更是襯出白皙的皮膚,嘴唇也性感無比,她就是學霸——蘇雅萱。

「我們買點什麼好呢?嗯……要不然買冬瓜吧?」「呃…小萱,你把這個叫什麼?」殷彬難以置信地問。「這個不是…冬瓜嗎?」蘇雅萱有點底氣不足。「哈哈哈,萱兒啊,這可不是冬瓜,這是葫蘆瓜。」剛走過來的夏芸芸說道,「吶~這才是冬瓜。」蘇雅萱看向夏芸芸手指向的位置。「我幾乎都沒來買過菜,平時都是保姆買的,更何況我也沒時間。」蘇雅萱害羞地說。 「誒呀,你求求我,我說不定心軟就教你認識菜。」夏芸芸陰陽怪氣地說。

「閉麥吧,沒見過你這種人,不就認識個菜嘛,把你能的。」殷彬白了一眼夏芸芸。「咱們別理這個自戀狂,來,有好多菜都很好吃的,你剛剛拿的葫蘆瓜就很好吃,當然這得看個人的口味了,馬鈴薯也是……」殷彬牽起蘇雅萱的手走在了前面。「欸等等我,好不容易抓住蘇大小姐的把柄了,我可得好好利用一下哈哈……」夏芸芸開玩笑道。 三個少女就這樣逛了一下午,腳下的影子也逐漸拉長,直到黃昏。

公交車站*

「逛的時間太長了,沒注意時間。這個點到芸芸家的公交車應該沒有了吧,更何況天也快黑了,路上不安全,要不然讓她住我這兒?」殷彬關心的問道。「小彬,皓陽不是在家嗎,有個男生在家不方便,讓小芸住我家吧。」蘇雅萱說道。「行…你看,今天把芸芸累的,都坐那睡著了。」殷彬朝夏芸芸的方向仰了下頭,示意讓蘇雅萱看過去,「她這一天累的夠嗆,一大早從家裡過來,還逛了一下午,肚子都餓壞了吧。」

「我去叫叫她。」蘇雅萱正準備走過去,突然被殷惠凌抓住胳膊。「怎麼了?」蘇雅萱好奇地問。「讓她休息一會,等車來了再叫她。」殷惠凌溫柔地看向夏芸芸。

「好…小彬,有時候覺得你很一個大姐姐,好會照顧人。」蘇雅萱誇獎道。「廢話,我就是個當姐的,有幾次皓陽差點把我氣到翻白眼。不過蘇學霸的洞察力還是可以的,值得表揚。」殷彬輕輕鼓掌,兩人笑道。 笑着笑着殷彬像是想起什麼,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話說回來,以你的成績可以考上A市B大,為什麼要報B市A大呢?」其實殷彬心知肚明,但還是要問問蘇雅萱。「嗯……小彬,你別多想,報考B市A大是我自願的,更何況你們也報考這個大學,這樣我們又可以一起上學了呀…欸,的士來了,芸芸快醒醒,去我家。」蘇雅萱抱着夏芸芸的胳膊上了車。殷彬看着車越駛越遠,淡淡地說道:「蘇雅萱,你知道自己很不擅長說謊嗎…傻瓜。」

溫馨城*

「好累啊,要不點外賣吧,我不想動了。」夏芸芸脫掉鞋就趴在沙發上。「可是我們買了那麼多菜,趁着新鮮吃了吧。我去做,你先小睡一會兒。」站在玄關口的蘇雅萱正準備轉身去廚房,被夏芸芸突然的起身嚇了一跳。夏芸芸伸出爾康手,及時阻止了蘇雅萱準備炸廚房的行為:「別!千萬別動!放過可愛的蔬菜讓我來!」夏芸芸已經品嘗到了來自蘇雅萱的西紅柿炒雞蛋,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身為一個大學生詞窮是很不應該的,但是要是換成別人也好不到哪去。夏芸芸只能默默地在心裏訴苦。

蘇雅萱卧室*

「吃飽喝足了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來吧寶貝兒,讓我好好的玩玩你,嘿嘿嘿。」夏芸芸拿着枕頭猥瑣地笑着。「啊!救命啊……唔,你自找的夏芸芸,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蘇雅萱拿起兩個枕頭朝夏芸芸的腦袋雙面夾擊,成功反擊。 「我艹,你來真的啊,好,我也要認真起來了。」夏芸芸抓起被子把蘇雅萱全身捂住。滿屋子洋溢着兩人的笑聲,一直折騰到凌晨。

信仰之城*

「喂,你好……」一道焦急的聲音衝進耳朵 「是殷彬吧,我是夏芸芸她姑,芸芸在你那兒嗎?一天都沒回來了,昨天早上說最遲晚上就到家了,這都第二天下午了也沒見她回來,她在不在你那啊,讓她趕快回家吧。家裡人都着急……」殷彬打斷她:「阿姨,您好,夏芸芸現在不在我家,她昨天去另一個朋友家裡過夜,您先別著急,我馬上打電話問問,然後讓夏芸芸打給您好嗎?」殷彬耐心地解釋道。

「我打她電話她也不接,這丫頭又跑去哪兒瘋玩去了,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也不提前給我們說一聲……」殷彬又一次打斷她:「阿姨,這樣,我到那個朋友家找她,她肯定是昨天太累了,今天多休息了一會兒,您別著急,沒事的。」殷彬安慰道,掛斷電話後打給了夏芸芸,未果,殷彬手下又迅速撥打蘇雅萱的電話:「喂,萱兒,小芸在你那裡嗎?她姑姑都給我打電話了。」殷彬無奈地問道。「沒有啊,早上起晚了,就留她吃完午飯才走的,都這個點了,應該已經在車上了吧,打不通她的電話嗎?」蘇雅萱推開舞蹈室的大門向走廊走去。「嗯,我還是去找找她吧,你有她消息了給我說一聲。」殷彬拿上包包,穿上鞋子出了門,動作一氣呵成。

在烈日炎炎的夏日,火辣辣的陽光下,三位少年都長着「妖孽」臉。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 ,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高貴與優雅——錢子楓。跟他肩並肩騎行的另一位少年,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着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帶着一抹高冷。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好複雜,像是各種氣質的混合,但在那些高冷帥氣中,又有着他自己獨特的空靈與俊秀——宗浩宇。前方還有一位少年光潔細膩的皮膚透露着淡淡的清香和完美的身材比例,他的側臉給人溫柔、陽光帥氣的感覺——趙言川。

「你們兩個快跟上!太慢了吧!」趙言川轉頭看向被自己落下有三十多米的兩人,又說:「你們兩個別再聊天了,跟上我!」趙言川喊道。「你騎那麼快乾嘛?大街上到處都是…言川!前面!你前面有人!」錢子楓提醒道。趙言川轉過頭的同時,也瞪大了眼睛,張開了嘴巴:「讓一下!啊!」這時轉彎、剎車的話也已經晚了,「咚」的一聲,單車撞到了正在撿錢的夏芸芸。「啊嘶~誰呀!這麼大個人都沒……」「wc,帥鍋。」夏芸芸抬頭小聲嘀咕道。趙言川從單車上下來,蹲在了夏芸芸跟前。

「你沒事吧,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夏芸芸打斷了他,委屈巴巴地說:「還不扶我起來。」「啊?哦哦…抱歉啊,騎車太快沒剎住。」趙言川慚愧地說。此時,後面的千子楓和宗浩宇趕了過來。「我沒事…你有看見我的硬幣嗎?」夏芸芸把耳邊的頭髮撩到耳後,彎腰尋找着,「帥哥,腳抬一下。」聞言趙言川立刻抬腳:「我來撿…那個,你膝蓋都磨出血了,我帶你去附近的診所包紮一下。」趙言川起身的時候望見了夏芸芸雙腿上被自己這個罪魁禍首撞傷的痕迹。趙言川再次問道:「其他地方還有傷嗎?」夏芸芸動了動,隨即皺眉:「啊…腳好像…崴到了。」「你忍一下,我扶你去診所。」趙言川丟下身後的兩人,攙扶着夏芸芸走向對面的診所。

「這娃是把咱倆忘了?見色忘友的傢伙。」錢子楓抱着胳膊說道。「喂!你們兩個先等等我,我馬上就回來!」前方的趙言川這才想起被遺忘的兩人。 二十分鐘後,趙言川手中拿着葯,扶着夏芸芸從診所出來:「要不然…我送你回家吧?」趙言川問道。「傷口沒事的,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夏芸芸看了看傷口,無礙便又說:「我的手機沒電了,能用一下你的手機打電話嗎?」聞言趙言川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遞給夏芸芸。「密碼是什麼?」夏芸芸問。 「××××××」趙言川很熟練地說,說完後,夏芸芸愣住了,我靠,說得也太快了吧。見夏芸芸一直沒動,趙言川就幫她把手機密碼解開。「好了,給。」趙言川重新遞給了夏芸芸。「謝謝。」夏芸芸禮貌的接過。「啪。」好尷尬啊!不小心按到手機的開關鍵了。「額呵呵…」夏芸芸尷尬的笑着。

「噗!你好笨啊,給我,我幫你點開。」趙言川看着眼前笨手笨腳的女生不免覺得有些好笑。「小彬,是我……」夏芸芸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殷彬打斷了。「芸芸?你還沒有回去嗎?你姑姑給我打電話了,他們很擔心你,你現在在哪兒呢?我過去找你。」殷彬焦急的說。「我現在在幸福大街的萬寧診所門口呢,你過來吧。」「好,你別亂跑,記得給你姑姑打個電話。」殷彬叮囑道。「喂,姑姑……」夏芸芸心虛地說。

「你這個死丫頭!跑哪裡瘋玩去了?到這個點了還不回來?電話也打不通。」夏曉瑩生氣地說。「姑姑,我今天起晚了,手機在朋友家也忘記充電了,正準備往家裡趕呢。您別擔心我了,日落前我能趕回去。」夏芸芸解釋道。「那也不能這麼晚吧?昨天晚上肯定玩瘋了,今天早上十二點才起的吧?」夏曉瑩早已猜透。「哪有啊~我十一點二十就起床了…」夏芸芸害羞地說。「噗哈哈哈……嗯……唔唔……」趙言川嘴上突然多出一隻手。「誰在你旁邊呢?還是個小夥子?你不會談戀愛了吧?你這丫頭……」「姑姑,車來了,我先不說了,掛了!」夏芸芸立馬掛斷電話惡狠狠地看向趙言川。「我在給我姑姑打電話呢大哥,咱就不能晚會兒笑嗎?」夏芸芸不滿地說。「唔…」趙言川指向捂住自己嘴的手。「你們在幹什麼?」剛過來的錢子楓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好奇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