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的青春派第2章 公交車案件在線免費閱讀

我們的青春派第3章 跳舞風波在線免費閱讀

哇塞塞!這個好像更帥!嗚嗚嗚…「額…那個…哦對了,我朋友正在找我呢,我先走了,拜拜!」反應過來的夏芸芸說完就把手機丟給趙言川轉身就跑。趙言川望着她左搖右擺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揚,梨渦時隱時現。

「喂,眼珠子要掉出來了。」經錢子楓一說趙言川這才回過神來,「唉?浩宇呢?」趙言川向四周張望。「他剛才接了通電話就急匆匆地走了。」錢子楓看見趙言川手上提着的葯,問道:「這是剛才那個女生的葯?」趙言川低頭一看,轉身就往夏芸芸離開的方向跑去,「那個女生!你沒拿葯!」趙言川喊道,可惜大街上、馬路上人多車多,很吵,夏芸芸壓根就沒聽見。

「小彬!我在這兒!」夏芸芸向殷彬揮手。殷彬聞聲看了過來,當看到夏芸芸腿上纏着紗布,驚訝地跑向夏芸芸,說:「你的腿怎麼了?摔倒了嗎?不會是太困了走路都能睡着?」殷彬對滿臉不在意的夏芸芸說道。「誒呀,我沒事,只是被車撞了一下而已。」「什麼?被車撞了?!你逗我呢?被車撞了你現在還能站在我面前嗎?」殷彬半信半疑。「你聽我說完,我只是被單車撞了,沒什麼大礙,別大驚小怪的。」夏芸芸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眼睛發光。

「欸,我給你說,撞我的是個小哥哥,長得非常帥!還有一個長得更帥!簡直長到我的審美上了嗚嗚嗚…」殷彬無語:「唉,也就只有你被車撞了還能顧着看帥哥…讓我看看還有哪傷着了。」「腳崴了一下,剩下的都是擦傷。我要回去了,我姑姑正等我呢,回見!」夏芸芸火急火燎地跑向車站,走路的姿勢太不堪,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直到夏芸芸上了車,殷彬這才放心地離開。趙言川趕到現場時已經晚了,「咦?剛才那個女生呢?系個鞋帶的工夫就不見了。真奇怪,腳受傷了還跑那麼快。」趙言川自言自語道。

機場*

一個看上去只有六七歲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吃着棒棒糖。這讓宗浩宇想起了兒時的回憶:「嗚嗚嗚……哇……」在遊樂場的某一角落裡有一個男孩正坐在石頭上,胳膊放在膝蓋上抽泣着。「哥哥,你怎麼了?」經過的一個女孩戳了戳男孩的胳膊。「嗚嗚嗚…我找不到媽媽了哇啊啊啊……」遊樂場人很多,男孩和他的媽媽走散了。「哥哥別哭,萱萱給哥哥變魔術,吶~給哥哥吃,吃完萱萱帶哥哥找媽媽。」女孩從口袋裡摸出一顆糖果,塞進了男孩的手裡。「好,謝謝妹妹。」男孩抹了抹眼淚,起身牽住了女孩的手。「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呀?」女孩充滿童真地問。「我叫宗浩宇。」男孩眼角泛紅的說。女孩用食指點了點下巴:「浩宇哥哥…好好聽的名字啊!」 女孩請男孩吃糖果,男孩就給女孩鑰匙上的掛件。

「小宇!這裡這裡!」劉晶潔向宗浩宇揮手,見宗浩宇沒反應,便快步走過去,「兒子,想什麼呢?我叫你都沒聽見。」陷入回憶里的宗浩宇回過神來,張開臂膀和劉晶潔擁抱:「沒什麼,媽您渴不渴?我去給您買水。」劉晶潔拽住要走的宗浩宇胳膊,說:「等等,媽媽包里還有水。」 「那我幫您拉行李,包也給我吧,車在外面,您休息一下,別太累了。」劉晶潔摸了摸宗浩宇的頭:「知道了…半年沒見了,想不想媽媽?小宇好像又長高了誒。兒子,明天陪我一起去寵物店,我想養幾隻寵物。」「好。」宗浩宇看了一眼剛才的兩個小孩便轉身和劉晶潔走了。

寵物店*

「喵~喵嗚——汪汪汪汪……汪汪…歡迎光臨,歡迎光臨……」 還未進門的兩人便聽到了小動物們的聲音,可謂是「未見其身,先聞其名。」

「兒子,你要不要養只寵物?」劉晶潔一進門就忍不住抱了一隻小金毛,「小宇,你看它多可愛啊,你小時候養了一隻哈士奇,太讓人費心了,老拆家…唉,之後被車撞死了,我們騙你說它找老婆結婚去了。當時你還直哭,我也不敢養了。」宗浩宇聽後笑了笑。劉晶潔把小狗放回原處,「要不然我們養一隻特別點的?孔雀怎麼樣?」 「您喜歡就好。」宗浩宇四處張望了一下,一眼便看到正在說話的鸚鵡。「歡迎光臨…啊啊啊好帥呀!好帥呀…要微信要微信……」宗浩宇被話里的內容逗笑。收銀小姐姐慌了,用食指抵住嘴巴沖鸚鵡小聲口語:「噓噓——」

「怎麼?想養鸚鵡?」劉晶潔見宗浩宇看了很長時間,便走到跟前。「看着挺有趣的,買一隻吧。」「哪能只買一隻啊,你沒看到現在大街上都是成雙成對的嗎?要買就買兩隻。」宗浩宇知道劉晶潔心裏在打什麼主意,無奈地笑了笑。「好,您挑好了嗎?」「好了,就孔雀了。」劉晶潔興奮不已。「……孔雀?」宗浩宇以為劉晶潔在說笑,沒想到還真要買。「對呀,再買只兔子,走,結賬。」兩人買了些飼料後走出寵物店。遠處的李曉雯見宗浩宇從寵物店出來,猶豫了一會兒,抬腳走了進去。

丁香園*

「你確定嗎?他喜歡…兔子?」柳清月有點半信半疑。「當然了,我親眼所見,這還能有假?」李曉雯肯定的回答。柳清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角上揚自信地說道:「我一定會追到你。」

舞蹈室*

一位少女在地板上輕盈地跳起又落下,動作的協調、連貫,讓其餘舞蹈生讚不絕口,就連老師也表揚道:「很好!蘇雅萱的學習能力很強,這一套新動作老師上一節課才教給大家,她僅看了三遍就能很好的掌握其中的精髓,很有舞蹈天賦,大家要向蘇雅萱同學學習!」「**……」舞蹈室響起一陣強烈的掌聲。

「蘇雅萱!」女生甲叫住了正要走的蘇雅萱。「有事嗎?」蘇雅萱停下腳步。「我要和你PK,要是我贏了,你就別再學舞蹈。」「我為什麼要接受呢?」蘇雅萱對她莫名其妙的話感到無語。「怎麼?害怕了?害怕比不過我嗎?要不是因為你,老師還是會像以前一樣誇獎我,重視我。每次看到老師表揚你之後,你就裝作很有禮貌、很有教養的對老師鞠躬說謝謝,裝什麼清高啊?」女生甲趾高氣昂地說。女生乙附議:「肯定是背地裡偷偷摸摸地練過這套新動作吧,嘖嘖…真看不出來啊……」

「酸什麼酸!」這道聲音從圍觀的人群中冒出來,大家的目光紛紛轉移到了這個女生身上,包括蘇雅萱、發起戰書的女生甲和女生乙。對於蘇雅萱來說,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殷彬冷笑了一下,從人群中走出來,那股氣勢立馬壓倒了所有人。「小彬,你怎麼來了?」蘇雅萱看到殷彬後眼神發出喜悅的光芒。「我來接你啊,怎麼回事啊?剛進這個舞蹈室沒多長時間就又被別人妒忌了?」

殷彬故意放大聲音,還用眼神朝女生甲的方向掃了一眼,又說:「還是我萱兒優秀啊,又謙虛又有實力!」「喂!我認識你嗎?你瞎摻和什麼啊?」女生甲生氣地沖殷彬吼。蘇雅萱想向前跟她對質,被殷彬攔下。「小萱有禮貌我可沒有禮貌,想跟蘇雅萱PK?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配不配。」人群中有幾個人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你放屁!曉雯能不配?她可是學了九年的舞蹈,我看不配的是蘇雅萱吧!」女生乙喊道。

殷彬抱着胳膊說道:「光是嘴巴厲害頂毛用?」隨後又說:「我萱兒也就勉為其難地接受了,到時候記得帶上你們的紙巾,我可沒有。」 「囂張什麼啊?上任才三年,她蘇雅萱配嗎?」女生乙越說越過分。殷彬正準備反擊,身旁冒出了聲音:「配不配是我說了算,你們只是圍觀者而已,閉上嘴巴老老實實的看着。」蘇雅萱聽不下去了,「讓我接受PK也可以,但你話還沒說完,要是你輸了呢?」「我會輸?呵…笑話,我會輸給一個新手?」李曉雯過分輕敵,「我要是輸了,大不了我就換一家舞蹈室唄。」

「就這?最起碼的賠禮道歉呢?你這誠意不夠啊。」殷彬無語。「可以了小彬,我有信心。」蘇雅萱沖殷彬點頭示意,隨後沖李曉雯淡淡地說:「你定時間、地點,但舞種我來選。」蘇雅萱不做沒把握的事。「隨便啦,反正你橫豎都是死,我給足你時間,開學前三天,就在這兒跳。」李曉雯大搖大擺地離開,大家也紛紛散場,不一會舞蹈室鴉雀無聲。「萱兒…我不是不相信你,但那個女生畢竟練了九年…你確定嗎?」殷彬擔憂地看向蘇雅萱。「沒事的啦,我可以選我擅長的舞蹈來對付她,更何況時間充足,我對自己有信心。」「好,我相信你,走,去我家吃飯!」時間也不早了,殷彬拉上蘇雅萱就往車站跑,兩人拋下剛剛發生的不愉快的事情沒頭沒腦的笑。

從商場出來的時候,太陽即將下山。空氣中瀰漫著青春氣息,兩個少女伴着夕陽有說有笑地等待公交車。「小萱,公交車來了。」殷彬搖了搖有點倦意的蘇雅萱,兩人匆匆忙忙地上了公交車。因為沒有空座的原因,兩人只好提着大袋小袋的東西站着。「前面怎麼回事啊?司機,幹嘛突然剎車?」有乘客驚慌失措地問道。「不好意思,前面好像有警察查酒駕。」

此時,錢子楓的表情痛苦萬分:「嘶——」「抱歉抱歉…剛剛猛剎車我沒站穩,不小心踩到你…你還好嗎?」殷彬內疚地對錢子楓說。沒來得及看千子楓的臉,剛準備抬頭的時候,殷彬被司機突然的開車整懵逼了……這次殷彬的頭撞在了錢子楓的下巴。「啊!嘶——」兩人異口同聲,殷彬這次低着頭,以防再次碰到或對上眼睛的尷尬,並在心裏訴苦,還好因為過敏的原因戴着口罩,想到這兒殷彬抬起頭來。看到眼前被自己整慘的男生愣住了,心跳漏了一拍,並再次慶幸自己戴着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