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大小姐,你也不想自己是個廢物的事情被別人知道吧?」

聖威府,廢棄花園最偏僻的角落。

大小姐蕭清若被一個高大的男子堵在牆角下,背靠着爬滿藤蘿的牆壁,臉色蒼白,身影看起來有些單薄和無助。

「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亂來!」

大小姐蕭清若色厲內荏,強裝鎮定。

她現在很緊張,攥緊手心,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堵着她的人其實不是外人,而是她的下人,聖威府八百侍衛中的一個,名叫薛易,二等侍衛,算是個小高手。

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的身份。

其實薛易並非那種任憑差遣,甘心一輩子給聖威府打工站崗、關鍵時刻還要送人頭的普通侍衛。

他身上有大秘密!

10分鐘前,他來到這裡,打算試着修鍊一下記憶伴生的那份特殊功法。沒想到平日里完全沒人來的廢園,竟然有人快步跑了進來!

正處於關鍵狀態的他,為了不讓人發現,當場就準備痛下殺手。

結果一巴掌拍下去……把聖威大小姐給拍吐血了!

老實說,那一瞬間薛易感覺自己死定了!

十條命都不夠殺的!

這可是聖威府的大小姐啊!

聖威府是太古神朝初代人皇親自敕封的八大開國宗師府邸之一,名為府,實際上是一個宗門。傳到現在第十七代,代代都是一方人傑霸主,連皇室都對府主十分客氣。

大小姐蕭清若更是一出生就伴隨着天地異象,素有「神朝第一天女」之稱!她四歲開始修鍊,八歲踏入龍虎境,十一歲罡氣破體,十四歲開闢體內洞天,如今十七歲,已經到了向天奪壽,長生不老的境界,比肩各方名宿!

神朝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傑做夢都想入贅聖威府,當這位大小姐的上門女婿。

不誇張的說,只要能入贅聖威府,成為蕭清若的男人,那基本下半輩子就可以在神朝橫着走了!

因為她,註定要成為修行界的一代女帝!

據說連當朝六皇子都曾經想過要脫離皇室入贅過來,但被聖威府主無情的拒絕。

皇子尚且如此,何況普通人?

放在以前,薛易這個身份,哪怕多看大小姐一眼,都會被拖出去打一頓!

可是現在……

蕭清若被他一巴掌拍吐血了!

這個傳聞中已經步入長生境界的大小姐,居然擋不住他這個罡氣境侍衛的一擊,吐血倒飛了七八米,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半晌都爬不起來!

薛易想破頭也沒搞明白這是為什麼,感覺就好像自己拿着玩具槍對着天空開了一槍,然後打下來一艘宇宙飛船一樣。

好在他前世看過了很多離譜的故事,心理承受能力還是比較強大的。

在短暫的震驚、恐懼、以及不知所措過後,他迅速回過神來。

理智告訴他,這個大小姐有問題!

要麼,是冒牌的!

要麼,她的實力有假!

所以在打傷這個疑似冒牌貨的大小姐以後,他迅速上前,先捂了她的嘴不讓大喊大叫,然後抓住她的手腕,探查她的脈搏氣息。

蕭清若瞪大了眼睛,努力想要阻止,但她那一雙據說十歲就能撕碎蛟龍的白嫩小手,卻一點力氣都沒有,根本推不開薛易。

薛易感應到,大小姐的脈搏很弱,這顯然不對!

習武修行之人的心臟是非常強大的,被砍頭的時候鮮血可以噴起五層樓高,他親眼見過。

以大小姐的境界,脈搏應該是緩慢而又充滿力量的,可是他感受到的卻是如同綿綿細雨般溫柔的跳動。

這肯定是假的!

於是他掐着女子的脖子,沉聲喝問道:「哪來的賤人,竟敢冒充大小姐!」

蕭清若聽到這話,差點氣暈過去。

這個狗東西侍衛,不知為何埋伏在她的秘密之地。她今天出來,本是打算在廢園補充能量,維持自己的神女形象。

沒想到這個狗東西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直接給她干懵圈了。

打一下也就算了,這混蛋竟然還觸探她的底細!

更可恨的是……真的被他給看穿了!

這一瞬,蕭清若感覺自己頭都炸了。

辛辛苦苦塑造十幾年的人設當場崩塌,她苦心經營了那麼多年的布局,難道就這樣毀了?

不行不行,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於是她一咬牙,怒斥道:「混賬東西,竟敢對我無禮,嫌命長嗎!」

十多年的大小姐身份,使得她的威嚴非同小可,一般人根本頂不住她這一句呵斥。

薛易也差點被嚇住。

但是還好,他心臟大!

薛易按住大小姐不讓她動彈,冷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快說!你到底是誰,冒充大小姐意欲何為?」

「混賬,我就是蕭清若!趕緊把你的臟手拿開,否則我一定將你剁碎喂狗!」蕭清若也是急了,說出自己平日里不可能說的話。

她可是絕世神女,一向清高自負,不屑於和身份低微的人說話。

就算開口,也是很平淡的那種,帶着超然的漠視。

但今天的情況比較特殊,被打傷已經很難受了,還面臨著暴露老底的風險。事關人生大計,她很難保持鎮定。

薛易聞言繼續冷笑:「我家大小姐乃是絕世神女,實力比我還高兩個大境界,站着給我打上一整天都不會受傷。你這小廢物,一點罡氣都沒有,實力還不如看家巡邏的黃皮犬,我一巴掌把你胸脯都拍癟了,也敢自稱大小姐?」

「你,你!」

蕭清若被他這番侮辱的話氣得差點吐血。

她咬着牙,指甲都在手心裏掐出血痕了,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真有種!有本事放開我,一起去見府主當面對峙!」

薛易呵呵哂笑:「我才不上你的當。帶你這個容貌極其相似的冒牌貨去見府主,府主萬一誤把你當真的,哪怕只是一瞬間誤把你當成大小姐,也會先殺了我。你就算後面暴露,也是後面才死,我可不想枉送一條性命。」

「那你想怎樣!」蕭清若咬牙道。

薛易掐着她的脖子,微微用力,冷聲問道:「說出你的身份和目的,潛入聖威府冒充大小姐是為什麼?來這廢園又是為什麼?」

蕭清若被掐得漲紅了臉,卻還是咬牙堅持道:「我就是蕭清若,你這蠢貨再敢對我不敬,我喊一聲便有無數人將你亂刀砍死!」

「還嘴硬?那你喊啊,賊喊捉賊嗎?呵呵,真正的大小姐想弄死我還需要喊人?你堂堂長生境的實力,被我一個罡氣境的小嘍啰按在地上動彈不得,你說是誰先被懷疑?」薛易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

蕭清若神色一僵,也明白這時候喊人對她同樣不利。

就算有人來了看見她處境不好,先一刀砍死眼前的狗東西,她也會受到懷疑,說不定就被看穿了!

她自己的命可比薛易的命珍貴多了,因此不能冒這個險!

「不說是嗎?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薛易見這個「假貨」一直跟自己繞圈子,心下也急了。

他的時間是有限的,現在還在巡邏任務期間,回去晚了肯定會被懷疑,因此必須快點解決。

他要揭穿這個假貨!

直覺告訴薛易,這女的應該是用了易容術,不然不會那麼像。

於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想看看有沒有人皮面具可以揭開。

結果手指觸碰到的卻是一片滑嫩,皮膚好得不得了,純天然無添加,根本沒有人皮面具那種膠質的感覺。

「難道不是易容,而是長得像?」他心下很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