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玄幻:神女的秘密 玄幻:神女的秘密第2章 寸步不離的跟着在線免費閱讀_儀曾小說
◈ 玄幻:神女的秘密第1章 天驕神女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玄幻:神女的秘密第2章 寸步不離的跟着在線免費閱讀

「大小姐,你也不想自己是個廢物的事情被別人知道吧?」

聖威府,廢棄花園最偏僻的角落。

大小姐蕭清若被一個高大的男子堵在牆角下,背靠着爬滿藤蘿的牆壁,臉色蒼白,身影看起來有些單薄和無助。

「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亂來!」

大小姐蕭清若色厲內荏,強裝鎮定。

她現在很緊張,攥緊手心,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堵着她的人其實不是外人,而是她的下人,聖威府八百侍衛中的一個,名叫薛易,二等侍衛,算是個小高手。

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的身份。

其實薛易並非那種任憑差遣,甘心一輩子給聖威府打工站崗、關鍵時刻還要送人頭的普通侍衛。

他身上有大秘密!

10分鐘前,他來到這裡,打算試着修鍊一下記憶伴生的那份特殊功法。沒想到平日里完全沒人來的廢園,竟然有人快步跑了進來!

正處於關鍵狀態的他,為了不讓人發現,當場就準備痛下殺手。

結果一巴掌拍下去……把聖威大小姐給拍吐血了!

老實說,那一瞬間薛易感覺自己死定了!

十條命都不夠殺的!

這可是聖威府的大小姐啊!

聖威府是太古神朝初代人皇親自敕封的八大開國宗師府邸之一,名為府,實際上是一個宗門。傳到現在第十七代,代代都是一方人傑霸主,連皇室都對府主十分客氣。

大小姐蕭清若更是一出生就伴隨着天地異象,素有「神朝第一天女」之稱!她四歲開始修鍊,八歲踏入龍虎境,十一歲罡氣破體,十四歲開闢體內洞天,如今十七歲,已經到了向天奪壽,長生不老的境界,比肩各方名宿!

神朝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俊傑做夢都想入贅聖威府,當這位大小姐的上門女婿。

不誇張的說,只要能入贅聖威府,成為蕭清若的男人,那基本下半輩子就可以在神朝橫着走了!

因為她,註定要成為修行界的一代女帝!

據說連當朝六皇子都曾經想過要脫離皇室入贅過來,但被聖威府主無情的拒絕。

皇子尚且如此,何況普通人?

放在以前,薛易這個身份,哪怕多看大小姐一眼,都會被拖出去打一頓!

可是現在……

蕭清若被他一巴掌拍吐血了!

這個傳聞中已經步入長生境界的大小姐,居然擋不住他這個罡氣境侍衛的一擊,吐血倒飛了七八米,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半晌都爬不起來!

薛易想破頭也沒搞明白這是為什麼,感覺就好像自己拿着玩具槍對着天空開了一槍,然後打下來一艘宇宙飛船一樣。

好在他前世看過了很多離譜的故事,心理承受能力還是比較強大的。

在短暫的震驚、恐懼、以及不知所措過後,他迅速回過神來。

理智告訴他,這個大小姐有問題!

要麼,是冒牌的!

要麼,她的實力有假!

所以在打傷這個疑似冒牌貨的大小姐以後,他迅速上前,先捂了她的嘴不讓大喊大叫,然後抓住她的手腕,探查她的脈搏氣息。

蕭清若瞪大了眼睛,努力想要阻止,但她那一雙據說十歲就能撕碎蛟龍的白嫩小手,卻一點力氣都沒有,根本推不開薛易。

薛易感應到,大小姐的脈搏很弱,這顯然不對!

習武修行之人的心臟是非常強大的,被砍頭的時候鮮血可以噴起五層樓高,他親眼見過。

以大小姐的境界,脈搏應該是緩慢而又充滿力量的,可是他感受到的卻是如同綿綿細雨般溫柔的跳動。

這肯定是假的!

於是他掐着女子的脖子,沉聲喝問道:「哪來的賤人,竟敢冒充大小姐!」

蕭清若聽到這話,差點氣暈過去。

這個狗東西侍衛,不知為何埋伏在她的秘密之地。她今天出來,本是打算在廢園補充能量,維持自己的神女形象。

沒想到這個狗東西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直接給她干懵圈了。

打一下也就算了,這混蛋竟然還觸探她的底細!

更可恨的是……真的被他給看穿了!

這一瞬,蕭清若感覺自己頭都炸了。

辛辛苦苦塑造十幾年的人設當場崩塌,她苦心經營了那麼多年的布局,難道就這樣毀了?

不行不行,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於是她一咬牙,怒斥道:「混賬東西,竟敢對我無禮,嫌命長嗎!」

十多年的大小姐身份,使得她的威嚴非同小可,一般人根本頂不住她這一句呵斥。

薛易也差點被嚇住。

但是還好,他心臟大!

薛易按住大小姐不讓她動彈,冷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快說!你到底是誰,冒充大小姐意欲何為?」

「混賬,我就是蕭清若!趕緊把你的臟手拿開,否則我一定將你剁碎喂狗!」蕭清若也是急了,說出自己平日里不可能說的話。

她可是絕世神女,一向清高自負,不屑於和身份低微的人說話。

就算開口,也是很平淡的那種,帶着超然的漠視。

但今天的情況比較特殊,被打傷已經很難受了,還面臨著暴露老底的風險。事關人生大計,她很難保持鎮定。

薛易聞言繼續冷笑:「我家大小姐乃是絕世神女,實力比我還高兩個大境界,站着給我打上一整天都不會受傷。你這小廢物,一點罡氣都沒有,實力還不如看家巡邏的黃皮犬,我一巴掌把你胸脯都拍癟了,也敢自稱大小姐?」

「你,你!」

蕭清若被他這番侮辱的話氣得差點吐血。

她咬着牙,指甲都在手心裏掐出血痕了,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真有種!有本事放開我,一起去見府主當面對峙!」

薛易呵呵哂笑:「我才不上你的當。帶你這個容貌極其相似的冒牌貨去見府主,府主萬一誤把你當真的,哪怕只是一瞬間誤把你當成大小姐,也會先殺了我。你就算後面暴露,也是後面才死,我可不想枉送一條性命。」

「那你想怎樣!」蕭清若咬牙道。

薛易掐着她的脖子,微微用力,冷聲問道:「說出你的身份和目的,潛入聖威府冒充大小姐是為什麼?來這廢園又是為什麼?」

蕭清若被掐得漲紅了臉,卻還是咬牙堅持道:「我就是蕭清若,你這蠢貨再敢對我不敬,我喊一聲便有無數人將你亂刀砍死!」

「還嘴硬?那你喊啊,賊喊捉賊嗎?呵呵,真正的大小姐想弄死我還需要喊人?你堂堂長生境的實力,被我一個罡氣境的小嘍啰按在地上動彈不得,你說是誰先被懷疑?」薛易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

蕭清若神色一僵,也明白這時候喊人對她同樣不利。

就算有人來了看見她處境不好,先一刀砍死眼前的狗東西,她也會受到懷疑,說不定就被看穿了!

她自己的命可比薛易的命珍貴多了,因此不能冒這個險!

「不說是嗎?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薛易見這個「假貨」一直跟自己繞圈子,心下也急了。

他的時間是有限的,現在還在巡邏任務期間,回去晚了肯定會被懷疑,因此必須快點解決。

他要揭穿這個假貨!

直覺告訴薛易,這女的應該是用了易容術,不然不會那麼像。

於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想看看有沒有人皮面具可以揭開。

結果手指觸碰到的卻是一片滑嫩,皮膚好得不得了,純天然無添加,根本沒有人皮面具那種膠質的感覺。

「難道不是易容,而是長得像?」他心下很驚訝。

若是這樣的話,那背後怕是有天大的陰謀啊!

「說不說?不說我可用強了!」薛易低聲呵斥道。

為了逼這個「假貨」快點說出來,他開始用上了手段——把手放在她胸前衣衽交叉的位置,往下拉動,進行恐嚇。

「你幹什麼!別碰我!」

蕭清若察覺到他的動作,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起來。

被摸臉蛋就算了,竟然還想扒拉她的衣服,這個侍衛不得好死!!

不過她還沒失去理智,聲音壓得比較低,不會傳出去被人聽見。

「快說!不然老子直接把你辦了,然後掐死埋在這裡!這廢園幾個月都不一定有人來一次,等你腐化了變成一具白骨,誰也認不出來!就算真是大小姐,也沒人知道!」薛易惡狠狠的說道。

「別,不要!」

這一下蕭清若徹底慌了。

她不想死,更不想被玷污!當神女很爽的,追求者的名單連起來都能寫成一本百萬字的小說了,平時受人矚目、任意差遣別人的感覺也非常的過癮。要是死了的話,這一切就沒有了!

「你……你到底想知道什麼?」她哭喪着臉問道,生死被人拿捏在手中,不得不服軟。

薛易還是那句話:「你、是、誰!」

「我真的是……不,不,我不是蕭清若!」

她想要承認。

可是忽然又想起,自己要是承認了,被這混球傳出去了怎麼辦?

她自己可沒有殺人的能力,就算安然無恙走出這個廢園,叫人殺了這個狗東西,這個狗東西臨死前也有可能會喊出來!

雖說一個無足輕重的侍衛臨死前喊一句話,未必會影響到她的威信。但也不得不防!

須知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一點小失誤就可能會造成致命傷,她不敢冒險!

「那你是誰?誰派你來的?」薛易問道。

「我,我是……我是蕭清水,蕭清若的雙胞胎妹妹,她資質好,我資質差,我平時都被她關起來的,今天才跑出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蕭清若心念電轉,迅速想到了措辭。

「啥?雙胞胎?」薛易頭上冒出一排的問號。

這理由也太扯淡了,他又不是沒看過電視劇沒看過小說的土著,怎麼可能相信?

當即微微用力,把她衣襟又扯下去了些許,威脅道:「我沒時間跟你扯皮,你最好說實話,否則我只能跳過調查階段,直接殺了你解決問題。」

「啊,不要,不要!」

胸前涼嗖嗖的感覺,讓蕭清若愈發慌亂。

看着這個心思縝密難以忽悠,並且頭鐵無比連她都敢冒犯的侍衛,她已經完全沒轍了。

當下回道:「我……我說實話。我真是蕭清若,其實……其實我是個廢人,無法修鍊。這些年的一切,都是我裝出來的……」

「嗯?什麼意思?」

薛易有點沒聽懂。

蕭清若咬着嘴唇,低垂着眼帘,一臉苦相的說道:「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

此時她的心裏已經閃出了一套新的方案。

可憐兮兮的外表都是裝的。

她可不是那種軟弱的女子,小心肝黑着呢!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見薛易不好對付,她只能暫時把真相說出來,換取自身的安全。

等脫險之後,再找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叫三五壯漢扛着鋼刀,趁着月黑風高,把這個狗東西悄咪咪的剁了,喂狗!

「你說。長話短說。」

薛易大概意識到了一些東西,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他時間有限,不敢耽擱太久,催促蕭清若說快點。

蕭清若也乾脆,沒有再扯其它的,因為她的時間同樣有限。

她說起了自己的秘密。

「我其實沒有靈根,從小就不能修鍊。」

「之所以展現出強大的修鍊天賦和境界,是因為我有一個寶物,可以模擬氣息,製造幻覺,欺騙別人的感知。」

「四歲時,我拿起一塊5斤的石頭,幻覺欺騙別人是500斤,大家就以為我踏入了淬體境。」

「八歲時,我在河邊玩耍,用幻覺欺騙別人,侍衛們都以為我打跑了一條蛟龍,其實那只是一隻小龍蝦。」

「府主測試我的力量和境界,也是用幻覺欺騙過去的,以為我有神品血脈和超常的修為。」

「我的寶物很強,可以騙過聖境之下的所有人,這些年從未失手,沒想到被你給撞破……」

薛易聽得眉頭大皺,感覺這太離譜了。

「寶物呢?給我看看!」他伸出手,不太相信。

蕭清若搖頭道:「不行,它在我的腦子裏面,拿不出來的。」

「腦子裡?」

薛易心頭咯噔一聲,頓時意識到了什麼。

人腦裡頭不可能塞進去寶物,不然早就死了。

她這意思,該不會是指「系統」吧?

最強幻覺系統?

最強裝逼系統?

還是最強詐騙系統?

這小妞……莫非也是穿越者?

嘶……

有點意思啊!

薛易感覺這個世界忽然好玩了起來。

不過他可不打算暴露自己的來歷!

眾所周知,老鄉見老鄉,背後開兩槍!這小妞能把詐騙技術玩得那麼絲滑,十幾年都沒露餡,顯然是個十分狡猾的主,絕對不能讓她了解到太多東西,不然事情會很麻煩!

「你,你現在可以放了我嗎?」

蕭清若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

她長得很漂亮,神女之名可不單單是指實力和天賦,顏值也是拉到最高了,儘管現在還青澀,沒完全展現出魅力,但也已是傾國傾城,一般男人見了肯定會心軟。

被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薛易……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甚至想一拳打死她。

現在事情變得麻煩了。

特別特別麻煩!

這不是假貨,是真的啊!

他無意中撞破了大小姐的大秘密,還對她動手動腳,這咋整?

弄死她?

不行,她死的話,薛易自己也會死,一命換一命,兩個都血虧。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不弄死蕭清若,蕭清若回頭肯定會想辦法弄死他!

他可不信這位大小姐會放過自己!

怎麼辦?

薛易心念電轉,認真思考了一會兒。

很快,計上心頭!

他暫時鬆開了蕭清若的脖子。

蕭清若連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了聲:「謝謝。」然後就想走。

「等等,我還沒讓你走。」

薛易一步閃身,攔住了去路。

「你……你還想怎麼樣?」蕭清若心懷惴惴的道。

薛易面帶邪笑,一步步走向她。

蕭清若有點慌。

薛易太高了,她才1米65的個子,薛易有1米9,她必須抬起頭才能看見這個男人的臉。

看着這個狗男人不懷好意的表情,她很擔心這個心思縝密的傢伙會不會猜到了她打算事後捅刀子。然後他自知沒有能力反抗她這個大小姐,準備來個魚死網破,在死之前先爽一爽,把她一血給拿了,來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完全有這個可能!

情況很糟糕!

蕭清若往後退。

薛易步步緊逼,她越來越慌。

不知不覺,退到了牆角。

蕭清若緊張得攥緊了衣角。

薛易嘿嘿一笑,說道:「大小姐,你也不想自己是個廢物的事情被別人知道吧?」